美国向谷歌提出反垄断诉讼的原因竟是它

原标题:美国向谷歌提出反垄断诉讼的原因竟是它 来源:电子发烧友

美国司法部今日正式向谷歌提出反垄断诉讼,指控这家互联网巨头通过非法商业操作,扩大自己在搜索和广告市场的主导优势,阻碍竞争和扼杀对手。一道加入起诉谷歌的还有 11 个红州 (共和党占据主导)的司法部,阿肯色、佛罗里达、佐治亚、印第安纳、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密苏里、蒙大拿、南卡和得克萨斯。

必须阻止垄断行为

在宣布起诉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 (Jeffrey Rosen)表示,如果美国政府不起诉谷歌,美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可能再也见不到下一个谷歌。罗森并没有排除分拆谷歌的可能性,“一切都有可能”。起诉谷歌是一个 “里程碑”,但并不是司法部对科技行业反垄断调查的结束,“如果必要”也会提起后续诉讼。司法部助理副部长索尔斯 (Ryan Shores)直接表示,必须阻止谷歌的垄断行为。

美国司法部在诉状中提到,谷歌每年向苹果、三星、LG、摩托罗拉等智能设备厂商以及 Mozilla 和 Opera 等浏览器厂商支付数十亿美元,将谷歌搜索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并且阻止他们与谷歌的竞争对手达成合作。“谷歌有效持有或控制着搜索渠道,占据着美国搜索流量超过 80% 的市场份额。智能手机 94% 的搜索都是通过谷歌进行的。”

谷歌首席法律官兼高级副总裁沃克 (Kent Walker)对此表示,“司法部今日提出的诉讼有着严重问题,人们使用谷歌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不是他们被迫使用,也不是没有选择方案…… 司法部的诉讼依赖于存在疑问的反垄断论断,对于帮助消费者毫无助益。而且,(司法部的诉讼)只会人为抬高低质量的搜索方案,提高手机价格,让消费者更难使用搜索服务。”

谷歌针对司法部的指控解释称,向苹果等手机厂商付费将谷歌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这种操作,和其他企业付费推广自己的产品没有什么区别,“麦片品牌都会付费给超级市场,把他们的产品放在货架最醒目的位置”。谷歌抗议道,“美国反垄断法律是意在鼓励创新和帮助消费者,而不是为了向某些竞争对手倾斜,让消费者难以获得满意服务。”

背后存在政治因素

在此次宣布起诉之前,美国司法部已经对谷歌展开了 14 个月的反垄断调查。调查人员分为两组,分别调查谷歌在搜索领域和广告领域的商业操作,而没有涉及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以及 Chrome 浏览器业务。据美国媒体此前报道,司法部内部对起诉谷歌没有分歧,但对诉讼进展存在着分歧。调查人员希望有更充裕的时间进行调查,搜集更多证据,以确保在随后诉讼中占据优势。但司法部长巴尔却主张尽快提起诉讼。

今年 7 月,谷歌、苹果、亚马逊和 Facebook 四大巨头一道来到美国国会参加反垄断听证会。谷歌和 Facebook 在听证会上成为了主要抨击对象。不过,共和党议员更关注两大平台的政治言论立场是否公平,而民主党议员更注重两大巨头的商业操作是否阻碍市场竞争。虽然两党关注点有所不同,但处理科技巨头的垄断问题却成为了一个共识。

上周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 (民主党人主导)公布了 400 多页的反垄断调查报告,明确表示四大科技公司都滥用了自己的市场地位,呼吁国会立法分拆他们的业务,也重点提到了谷歌在搜索领域的垄断行为 (亚马逊的第三方平台、苹果的应用商店以及 Facebook 的收购操作也是反垄断调查的主要目标)。众议院的反垄断报告还呼吁国会更新美国的反垄断立法,将反垄断的判定标准从以是否有利于消费者转向是否有利于竞争。

众议院的报告是立法分支,而司法部的起诉是行政分支,两套体系并不重合。尽管美国司法部调查了四大互联网巨头,但第一个起诉对象选择谷歌,这多少存在着背后政治因素。众所周知,谷歌与本届政府的关系并不融洽,他们与前任总统奥巴马的关系尤其密切。共和党一直指责谷歌故意操纵搜索结果偏向自由派,虽然谷歌 CEO 皮查伊多次解释自己的算法并不存在偏见,但这并没有化解保守派的敌意。今天随司法部一道起诉谷歌的 11 个州政府,全部都是共和党占据主导的红州。

市场份额过于悬殊

这并不是谷歌第一次遭遇反垄断调查。2010 年奥巴马政府的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就曾经对谷歌展开近两年的反垄断调查,调查重心同样是谷歌的搜索业务。但当时谷歌 CEO 施密特和奥巴马政府保持着良好关系,更亲自帮助奥巴马连任竞选。2013 年 1 月,美国政府宣布不会对谷歌采取措施,谷歌也随之逃过一劫。

过去十年时间,谷歌在美国互联网市场的优势进一步扩大。如今谷歌在网络搜索市场的份额超过了 90%,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份额超过 80%,在网络浏览器、地图、视频等细分服务市场的份额也超过 70%。在目前遭遇调查的四大互联网巨头中,相比电商领域的亚马逊 (市场份额不到 50%)、社交领域的 Facebook 以及移动领域的苹果,谷歌在自己的核心市场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地位。

这次谷歌显然不会再有上次的好运。过去两年美国政界关于反垄断的呼声日益高涨,而且这是两党共同推进的议题。美国司法部和众议院都在调查四大互联网巨头涉嫌利用主导地位扼杀竞争一事。再加上谷歌和特朗普政府关系恶劣,谷歌成为美国司法部第一个起诉的互联网公司也在情理之中。

过去一年,美国有 20 多个州与联邦司法部合作,一道对谷歌搜索展开反垄断调查。他们共同发表声明称,“我们对调查中的跨党派合作以及与联邦司法部的合作感到满意。无论对联邦还是州反垄断部门,这都是一个历史性事件。我们将共同保护科技行业的竞争和创新”。虽然今天只有 11 个州一道起诉谷歌,但未来数周还有更多州会加入诉讼,包括了科罗拉多、艾奥瓦、内布拉斯加、北卡、田纳西、纽约州以及犹他州。

二十年起诉一个巨头

毫无疑问,这是自 1998 年的联邦政府及 19 个州共同起诉微软之后,美国最大规模的反垄断诉讼。目前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20 年前正好是代表州起诉微软的诉讼律师。似乎每隔二十年时间,美国政府就会对一家科技巨头祭起反垄断大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是 IBM,九十年代末是微软,现在终于轮到了谷歌。从硬件公司到软件公司再到互联网公司,正好代表了美国科技行业的时代特征。

美国政府从 1969 年开始调查 IBM,1975 年正式提起诉讼。美国政府指出,IBM 为客户提供折扣价格的行为属于掠夺性定价,且该公司从硬件、软件到支持部门的纵向整合实质上是垄断性扩张。虽然双方最终在 1982 年达成和解,IBM 逃过了分拆命运,但他们也不得不放弃了此前的竞争战略,被迫将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和处理器交给外部公司。没有这起反垄断诉讼,就不会有 80 年代的个人电脑时代,更不会有微软的崛起。

盖茨的母亲和 IBM 董事长在同一个慈善机构担任董事。她向 IBM 推荐了自己儿子的软件公司微软。由于 IBM 和其他竞标者没有达成一致,最终在 1980 年选择了微软。当时盖茨甚至没有拿出自己的软件产品,花了 5 万美元买下了 DOS 系统稍作修改就授权给 IBM 的个人电脑,大获成功后又授权给其他硬件厂商,最终成为 PC 行业的操作系统霸主。

二十年后,反垄断诉讼的主角变成了微软。虽然微软最终上诉成功,撤销了地区法官的分拆裁决,但盖茨也因为这起诉讼辞去 CEO 职位。微软进入鲍尔默时代,在反垄断的阴影下,放弃了激进扩张的战略,转而追求商业利润。微软遭遇美国政府反垄断诉讼的另外一个影响是,出于保留竞争对手的目的,盖茨同意向陷入破产边缘的苹果投资 1.5 亿美元,才有了后来乔布斯带领苹果起死回生乃至造就辉煌的传奇经历。

更有可能达成和解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制订反垄断法律的国家。早在 1890 年就通过了《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对垄断做出了明确规定,随后又在 1914 年通过《克莱顿法案》(Clayton Act)定义了价格歧视和阻碍竞争,并以此创立了联邦贸易委员会。随后又通过一系列法律对反垄断法律进行了一些修正。每一次重大反垄断调查都会促使相关法律进行修正和更新。

回顾过去一个世纪,真正因为反垄断遭到分拆的美国企业巨头并不多。1911 年,洛克菲勒家族的标准石油公司被分拆成 34 家公司,石油帝国随之瓦解,现在的美孚石油公司就是其中之一。1945 年,美国铝业公司 (ALCOA)在经过 8 年诉讼之后被强行分拆,铝业托拉斯就此终结,现在美国铝业是其中之一。1984 年,电信巨头 AT&T 在经历 12 年诉讼后分拆成八家子公司 (一家长途电话公司和七家地区电话公司),电信巨无霸退出舞台,现在美国两大运营商 Verizon 和 AT&T 都是此前贝尔系的成员。

谷歌可能被强行分拆吗?按照正常的诉讼流程,以及未来可能的上诉流程,从美国司法部起诉到最终宣判,很可能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双方更有可能达成和解方案,1998 年的联邦政府与 19 个州联合起诉微软案件,也在正式起诉三年之后达成和解。期间微软一度被联邦地区法官下令分拆成两家公司,随后在上诉法庭推翻了分拆判决。

如果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两周后赢得大选,新的拜登政府司法部也可能有利于谷歌达成和解。美国司法部今天也没有直接要求联邦法院下令分拆谷歌,而是请求法院考虑对谷歌进行 “结构性调整”。这里的潜台词是下令谷歌出售部分业务,或者停止某些被认为是非法的商业操作。

巨头不代表作恶

美国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 (ITIF)通过电子邮件向新浪科技就谷歌诉讼一事表示,“硅谷成长为全球羡慕中心的一个原因是美国政府为创业公司提供了肥沃的成长土壤,帮助他们成长为全球科技领导者。大多数国家都希望复制这种成功,很多国家通过诸多政策工具打压美国科技公司,以提振他们国内的科技企业。因此,美国司法部在对美国科技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时需要考虑这一因素。司法部当然应该对损害消费者的不利于竞争的行为采取行动,但是他们也应该避免结构性调整,不应该简单抱着‘巨头就是作恶’这种反垄断思维,他们还应该考虑政策对创新带来的更广泛影响。”

ITIF 是美国最具权威的科技行业独立智库组织,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董事会包括了两党的重要政要人士,其中涉及到现任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他们的意见对美国政府的科技行业政策制定有着直接的影响。当然,谷歌是 ITIF 的重要赞助者。除此之外,过去十年谷歌每年都会投入超过千万美元在华盛顿特区游说国会和政府要员;2018 年投入 2170 万美元,2019 年投入 1180 万美元。去年政治游说投入最多的企业巨头是 Facebook 和亚马逊,都超过了 1600 万美元。

责任编辑人:CC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eofa.com/1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